金万城注册金万城娱乐登录金万城娱乐平台金万城介绍金万城娱乐新闻金万城娱乐玩法金万城娱乐招商金万城娱乐首页金万城娱乐官网金万城娱乐代理金万城娱乐信誉金万城娱乐动态金万城

汉中第一网

搜索
更多
猜你喜欢
查看: 648|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闲谝]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复制链接]
a
0 0
  @ME: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c5 }! e- w. {! e& L
  火车在原野上奔驰,终于等到过年放假的我,一边听着手机放出的《回家过年》这首悦耳且扣人心弦的歌,一边透过车窗玻璃看窗外的村落、河流……不由思绪飘飞,心幕拉开,我看到熟悉的故乡的山,看到熟悉的故乡的水,看到我的家了……哦,母亲!我看到了母亲,确切地说,我看到了已有些佝偻的母亲。一种难以言说,难以名状的情感,冲撞着我的泪泉,使我眼睛湿润。
5 r* w$ m9 S' c) B/ r 4 ~, ^3 }- w( c: p8 N9 F$ ~
  “我这有药,你吃?”母亲说。
7 T# t7 g) ?0 s  r4 b  这是今年春天离家时发生的让人难以忘怀的一幕。就在离家的先天,我上山砍柴禾,不慎跌了一跤,腿有点摔伤,但离家的日子是定好的,那边催哩,不能迟误。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揉自己的膝盖,这时外面传来“嗞啦!嗞啦!”的脚步声,是母亲。母亲拿着一个药瓶走过来……母亲已不是那些年利利索索,走路腰板直直的样子,毕竟是75岁的人了。母亲有腿疼病,她手中拿的药是买来让她吃的,按说明我这跌伤的腿也能吃,但我拒绝了。我告诉母亲,我不要紧,没事的。母亲见我绝然的样子,默默地转身出去了。须臾,我又听到“嗞啦!嗞啦!”的脚步声,母亲又来了。母亲猜出我的心思了,说:“你吃,这瓶里的药还多着呢!”母亲知晓我走是必然的,知道劝我休息几天再走是不可能,只能劝我吃药。
" p8 D& M% Z: `: m  母亲是今年二月初接来我家的。俗话说:“树大发桠,儿大分家。”是的,这是自然。分家也是责任制的体现啊!然,农村有些兄弟,分家把父母也分开养活。兄弟多的,还有轮流“坐庄”养活父母的。一些分家的兄弟,在分家时常吵得不可开交。我弟弟为人厚道,歉和,我们兄弟俩商量,咱不能兄弟分家把父母分开,至于跟谁,由父母自己决定。我们和和气气分家了,父母跟弟弟生活。, f3 h8 G" N( G7 v
  十几年前的一个秋天,阴雨连绵。那时场面还没有用水泥打,是土场。雨下久了,场里腻滑得很,母亲去上厕所,没想到滑了一跤,右胳膊肩关节骨折了。当时我同弟弟都在新疆,多亏了在家的妹夫,把母亲送到医院,一直陪护出院。或许是命运,或许是肩关节手术不好做,母亲伤好后落下了后遗症:母亲的右胳膊抬不起来了,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动作。说是要活动、锻炼。母亲也活动了,锻炼了,却收效甚微。当我每年回家过年,看到母亲的伤胳膊心里莫明的痛,那痛噬啃着我的心,很很地噬啃着……3 p- Z; r, O" c3 _* f+ I
  光阴荏苒,2015年仲春,父亲却突得脑梗塞病,于2017年10月的一天,走完了他人生辛劳的旅程,离开了我们。父亲谢世了,我立生把母亲接来赡养的眼头。弟弟、弟媳在老人跟前也受苦了。可要不了多久就过年,我不能接走母亲。正月,农村的讲究是不能“挪窝”的。这话是不是迷信,咱先不去评说。然,这是流传下来的习俗不假。于是,今年二月初二将母亲接进我家。我心里释然、高兴、欣慰。父母的养育之恩,儿子怎么也报答不上啊!当父母没跟你的时候,你也能、也可尽孝心,但同你直接接到家里是不一样的;前者,你肩膀上没担子。
" O8 F- X9 `0 {- }. w5 ^  这会儿,我看到母亲手上的药瓶瓶,望着母亲有些佝偻的身子,心中发热——那是母亲对儿的爱在心中燃烧,我还是拒绝了母亲。我说:“妈,明天走时路过县城,就买哩!搁下您吃,咱这里毕竟买药不是多方便,我不要。”我向母亲摆摆手。
% X- n6 o; s! F+ o% f: I0 `  母亲见我还是断然拒绝,只好回身走了。走了几步再次回头,对我说:“喝吧,药多着哩!你明天才能买哩,今天还有半天,还有一个晚上……药有……”这是母亲第三次返回了。母亲啊!儿在你眼里永远长不大,永远是孩子。这就是母爱,伟大的母爱。我的眼睛湿润了——我不能再拒绝母亲——这是母亲的心,这是母亲的爱。我接过母亲手中的药瓶子,拧开瓶盖,倒好药,抬起头见母亲在饮水机上已为我接好水,正准备端过来。“妈,儿咋能让您老人家端!”我心中说。急忙迎过去,接住。我把药粒呑进嘴里,和着母亲调和的不冷不热温度刚好的水,喝下药粒——那不是药粒——那是母亲对儿子挚热的爱。3 ?9 K! ]+ F$ \. [1 f2 C: F
  我在外,往家里电话打得勤,每次妻子接了电话,我总要问母亲,总要同母亲说几句话。每次母亲拿上电话,我还没开口哩,母亲却抢先开口了,问我在外好吗?“老的心在儿女上。”这句古训千真万确啊!" m6 Q) L% m+ B/ t
  为了生活,我只能在外奔波,照关母亲的重担落在妻子身上,母亲的衣食住行,全靠妻子料理。贤淑、善良的妻子,在母亲跟前尽着一个儿女应尽的孝心。“妻子辛苦了!”我常在心里唸叨。* L3 o7 I1 ~' b' u0 B
  “回家的感觉真好!”“就是呀!”同行的工友们兴高采烈地谈论,打断了我的思绪。是啊!回家过年的人在路上,心情自然是兴奋的,是喜悦的——很快就要到家了,见亲人了。而且,家里的亲人们也是兴奋的,喜悦的,他(她)们在盼等着……我仿佛看见母亲那已有些佝偻的身影出现在场边,望着门前的路——那是儿子回家必走的路。“妈,我就要回来了,我们全家人将在喜庆、详和的氛围里团个年了!”我心里幸福满满;耳畔依然回响着:
8 q- i4 D) `  l4 k& H$ l4 ], o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汉江文:李宾图:摆摆)) w! p0 e$ Y# W, t
9 @' n) w6 s6 y4 M0 D. g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